• 读诗应该这样读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本报讯 家住杭州江干区景芳小区的小秦(化名),前段时间突然接到法院传票,上面写着的案由是“抚养费纠纷”,哎,那件事情终于还是闹上了法院。   小秦是90后,杭州某大型公司的业务员。,公司有一起和江苏某单位的金融纠纷需要协调,当年,公司高层指派小秦和另外两位同事前往处理。一同随往的还有一名年过四十的单身女律师,是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。   一路上,女律师似乎对小秦青睐有加,递水送茶,还非常关心地询问小伙子的婚恋情况。   到达江苏后,和对方公司的谈判就好比一场硬仗,全靠这位女律师引经据典,攻势强烈,终于促成双方达成协议。小秦对女律师颇有几分敬意。   因为纠纷解决了,晚上大家几个心情大好,晚饭期间觥筹交错,大家都多喝了几杯。最后小秦是被女律师搀扶着回宾馆房间的。在房间里,女律师对小秦体贴照顾,又是用热毛巾敷脸,又是泡浓茶解酒,无微不至,两人一时情热……   一夜情后,出差结束回杭,小秦和女律师没再见面,也没联络。   可是,在的一天,小秦突然接到女律师的电话:“我现在在美国准备待产,是你的骨肉,你要负责的!”小秦大吃一惊。“如果你不愿意承担责任,那咱们法庭见!”女律师撂下这句话,就挂了电话。   当时,小秦正在筹备跟相恋10年的女友结婚,女友听闻当场就闹开了。最后全家人商定,要不等孩子生下来做个亲子鉴定再说。   去年,女律师在美国产下女儿,并电话告诉了小秦,并要求小秦每月负担4000元的抚育费。小秦没有理会,仍然认为肯定不是自己的女儿。并向法院提出了鉴定申请。可鉴定结论却是:小秦确实是孩子的生物学父亲。   因为小秦不理会女律师的要求,女律师还去小秦公司反映了此事,公司领导经过讨论,劝退了小秦。   这样一来,工作没了,女友也离他而去。而开庭的时间却到了。   女律师自己没出庭,委托了律师全权代理,而小秦没请代理人,在法庭上说:女方是专做非诉案件的律师,年收入有50万,而自己现在没有工作,父母年事已高,还要靠自己赡养,每月只能承担500元的抚育费。女律师的代理人则认为,小秦家底不错,又有房产,完全有能力承担每月4000元的抚育费。   法官没有当庭宣判。小伙子离开法庭时叹了口气,低着头,身形格外单薄。   本报通讯员 辛成 本报首席记者 肖 菁

    上一篇:美大学生在朝鲜被抓细节:曾致电导游称头痛严

    下一篇:马年流行网上看卫视春晚 分时间分节目选择性欣